logo

首页 今日头条

健康报独家采访张雁灵:助建火神山医院,抵达武汉当天干了三件事!

发布时间 : 2020-01-26 11:12:28 作者 : 本站编辑 阅读量 : 274

武汉蔡甸火神山医院,参照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北京小汤山医院模式,在武汉职工疗养院建设一座专门医院,集中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。医院建筑面积2.5万平方米,可容纳1000张床位。

2020年1月24日,相关设计方案完成,预计于2月3日前建成投入使用。

1月25日,大年初一的一大早,17年前曾任小汤山非典医院院长的中国医师协会名誉会长张雁灵,再次奉命出征,去武汉协助蔡甸火神山医院的建设工作。时任北京小汤山医院副院长邓传福教授一同出征。

1月25日21点40分,《健康报》记者接通了张雁灵的电话,他与专家组刚刚从火神山医院的工地回来,暂时完成了今天的工作。


1.《健康报》:此次您到武汉主要是承担什么工作?

张雁灵:我受到政府邀请,经过国家卫生健康委批准,到武汉帮助组建临时医院。

我们今天早上从北京出发,中午抵达武汉。到了以后看到病人数量比较多,现在床位很紧张,湖北省领导和武汉市市委决定,要建一个类似北京小汤山医院那样的专科医院。选址选在火神山。在这片区域原来有一家职工疗养院,目前,要在旁边的空地上,建立一所医院1000张床位的专科医院。

当地是在前天(1月23日)进行的决策,昨天(1月24日)就开始了行动,然后昨天就打电话让我过来帮他们一块来论证,今天我就和过去时任北京小汤山医院副院长邓传福一起赶到了武汉。

2. 《健康报》:今天抵达武汉后做了哪些事?

张雁灵:今天我们做了三件事。

第一件事,讨论和听取建设医院的方案,一起论证方案的可行性。这所医院定位在这样一个专科医院,我们一块论证的时候必须明确,它必须是一个合格的、规范的传染病专科医院。

第二件事,讨论医院如何重组、如何布局、如何科学合理的设区和分区,怎么样避免感染,医院的医疗废水如何处理等等。这些专家组都在一起进行了研究论证。这些事研究的比较充分,下午半天时间,大体总体上应该说把这个方案完善了,那么我们紧接着又去到了工地现场,现场还在下雨。我们在现场把医院建设的分区布局,然后院内的布局,重新进行调整,科室布局都做了调整。比如我们要建ICU病床,比如大型设备的安装,然后重病人的病区,还有一些轻症病人的病区,都重新进行了做了布局。

第三件事,就是省市领导都参与讨论,听了我们专家的汇报,领导们非常重视,市委市政府非常支持,他们决心要把医院建好,而且很快的要建好。

3.《健康报》:建设火神山医院有何必要性?

张雁灵:我认为,建设这家医院非常有必要,有4个理由。

第一,目前病人多,要解决病人住院的问题。目前,确诊病例数还在上升,现在的床位不足亟待解决。传染病病人住院,需要有一个专科医院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

第二,现在病人分散在武汉市各个医疗机构,病人难以得到规范化、科学的治疗,需要有一所专科医院来收治,对病人的治愈非常有好处。公众皆知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目前没有特效药,但是对症处理和综合治疗非常重要。治疗不规范,会对患者治疗效果有影响。

第三,建立火神山医院,可以防止院内的交叉感染。特别对一些防护条件不好的小医院,能够防止医务人员和患者间的交叉感染和扩散传播,减少病毒的扩散者。 

第四,让患者和老百姓看到党和政府领导着我们在抗击疫情,让我们有信心、决心和希望,这个作用更大。在武汉,疫情我认为是很严重的,应该值得注意,其实同样严重的是我们人民大众的心理压力。减轻社会的思想压力也非常重要,减轻医务人员的压力和抗击疫情一样重要。

4.《健康报》:目前会面临哪些比较严峻的挑战?

张雁灵:第一,时间很紧张,原来说6天,现在说要用7天左右的时间。因为武汉封城了,封城后他各种的车辆进出运送材料不便。但会为建设火神山医院开绿色通道。 

第二,他们目前毕竟没有建设这样呼吸道专科医院的队伍建设的经验。专业人员要抓紧培养,建立规章制度,建立一整套完善的管理体系。

第三,环保问题。因为武汉是一个特大人口城市,它建设这样的一所医院。要让一些污水池污水的让它合格化的处理,不能出任何一点问题。 

这些在建设中也存在一些困难,但现在这些困难大家都研究了,方案都能够解决。当然还有一个困难,传染病院面临着急需人员,需要大量的专科医生和护士,这是当前也是一个大困难。所以总体上讲建设上的困难是时间问题。第二个就是我们一整套的管理体系,运行体系,我们要建立一个数字化、信息化的这样的一所医院,还有防染要无纸化,这一套也要在短时间内把它建设好完成,还有医院的的管理这些防染,特别是防止感互相交叉感染这些方面,我们正在利用小汤山现成的制度参考使用,培训人员。第三个困难就是现在要在短时间内筹组1000张床位的专业人才,这是要下大力气的,是挑战。当然都有一些具体意见的研究,总体上我觉得还挺好。

5.《健康报》:在网上,很多网友都说,有您过去了之后,大家都很有信心,也很放心,您怎么看?

张雁灵:我们到武汉来,帮助武汉当地在医院建设过程中出主意,当参谋。我国社会发展很快,不管是现在技术,还是医疗设备发展都很快,更重要的是,我们现在有一大批年轻的医务人员、管理干部也已成长起来。我想要说的是,在重大疫情面前,医疗卫生界的同志们,不管老同志、新同志,不管学生,还是退休专家,都应该在关键时候大家把力量凝聚起来。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,把这次战役打好。我作为卫生战线上的一个老兵,会尽我所能,尽力而为。

6.《健康报》:这一次在建立火神山的医院建设和2003年非典时期小汤山的建设情况有什么样的相似?有什么样的不同?这一次的挑战有什么?

张雁灵:当年小汤山医院非常成功,有两个重大的标志,第一,它是一个经过世卫组织验收,认为是一个合格的传染病医院。当时在2003年是世界卫生组织检查过,认定它是合格的传染病学医院。世卫组织把它称为奇迹。短时间内建成的小汤山不是一个板房医院。比如我们的病房是完全合格的负压病房,比如我们的病区的半污染区走廊里面是正压的。第二,病人转运到小汤山医院后,死亡率达到最低,治愈率最高,医务人员零感染,所以北京的小汤山医院当年创造了奇迹。

武汉的火神山医院,它充分的借鉴了小汤山的建设经验,充分考虑到了采用了小汤山的经验这是一致的地方。还有不同之处。今天,专家组在一起讨论。此次火神山医院的建设,更加重视了医院的布局和一些重点建设。比如当年小汤山医院的ICU、重点病房并不多,只有不到10张ICU病床。此次火神山医院的建设,ICU病床达到30张以上,重症病房加强了。还有火神山医院这次设计了两台以上的CT,还有一些先进的检验设备,还有更好的利用这种智能和信息化数字化的设备来解决这些问题,所以随着时代的发展,我们这几年的科技进步让好多应用到这次医院的建设中,这是与过去不同的地方。

7.《健康报》:今天到现场的感受和非典时期相比有什么不同?您对我们还有什么嘱咐?

张雁灵:今天发生了两件有趣的事。第一个是这个地方正好地名就是火神山,小汤山和火神山,这两个地名都很有意思,他们开玩笑病毒怕火。第二个有意思的事,非典那年我们晚上去小汤山,天正下着雨,道路特别泥泞,裤子和鞋子上都是泥,而今天我们去(火神山)现场,和当年去小汤山一模一样,也到处都是泥,以至于后面我们去市委书记办公室,都是浑身泥走进去的。我觉得我们建这样一个医院,可能会遇到很多困难,但是走出这片泥泞,战胜这些困难,我们就会迎来希望,这也是个好兆头。

我们遇到点困难,有点不平坦的事,其实走出泥泞,就是我们的光明啊。

比起过去2003年,这次我们国家的体制、制度、设施设备以及人员的技术力量更好了。因为有了上次的经历,这次我觉得好像更自然了(没那么紧张了),比起过去2003年,这次我们国家的体制、制度、设施设备以及人员的技术力量更好了。

值得说的是,对于重大的传染病和公共卫生事件,我们中国在非典,以及在上世纪50、60年代都有成功的经验,只要把人民群众发动起来,积极参与,这个事情就好办,并且有希望。这是一场人人都参与的抗击疫情的战争,武汉现在封城,今天我们来了之后发现,机场和车站里真的一个人都没有,除了几个工作人员就我们几个专家,到了大街上也没有人了,这说明什么?表面上看起来武汉像一座空城,但其实是武汉的老百姓都知道怎么防了,都知道戴口罩,都知道不到人多的地方去等等。当然,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给老百姓更多科学地普及知识,更需要让他们不要恐惧,让他们积极参与到防御疫情这件事中来,而不是被动的恐惧,有着很大的压力感。


人物简介:

张雁灵,1970年12月入伍,1973年4月入党,1978年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。

历任解放军266医院内科医生、医务处主任、副院长,北京军区联勤第八分部卫生处处长,北京军区联勤部卫生部副部长、部长,2000年任白求恩军医学院院长,2003年2月入国防大学进修深造,2003年4月29日被中央军委紧急任命为小汤山“非典”医院院长,2003年7月后继续在国防大学深造,2004年1月后任总后勤部卫生部副部长,2006年8月任第二军医大学校长。2005年7月晋升少将军衔。

2008年任总后卫生部部长,正军职。

中国医师协会第三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2012年12月9日在京举行。本次会议进行了换届选举,张雁灵当选为新一届中国医师协会会长。


文: 健康报记者 李琳

11选五5开奖结果福建